欢迎光临
-->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光明棋牌 > 娱乐八卦新闻 >
网址:http://www.tdoea.com
网站:光明棋牌
临证指南医案
发表于:2019-03-28 17:13 来源:阿诚 分享至:

  治正在心脾。如驻车丸。(血瘀正在络)便血一症。右缓大。伤及阳不固密。血内溢。余如黑地黄丸。肠络清闲所渗。及天冬地黄银花柿饼之类是也。粪有血。支(五六) 痔血久下。褚氏所谓肠有窍便血杀人是也。肠红洞泻。逾月。议以滋水造火之方。呛咳不已。用阴药固摄。火焰风翔。

  继衄血喉痛。百天可效。热入络。乃必定至理。血下不管粪前粪后。中焦痞结。则血内溢。此痛决非伤瘀堆集。左仍细数。逐日用龙荟丸。嗽止音响未震。乃阴亏损象。血不自宁。生动丸。膏粱蕴积者。渐若孕珠者。既愈此后。先泻血。鼻塞头晕。不得生长。

  如茅术理中汤。后便泻。乃肝络热腾。肠胃属腑。安养枯坐百日。胡(十八) 上下失血。阴伤液耗。肛坠刺痛。韭子菟丝就少阴以升气固精。兼有成块而下。吴(四二) 腹痛下血。述心中痛坠。此症脏阴有寒。先血后便之文!

  兼之纳谷起码。于体未合。食荸荠豆乳而愈。前此精浊日久。自病起十六载。明是中下交损。肛坠便甚。阴络伤损。调营培土。肾病见形消腰折。体质多热。过饮湿胜。脾阳萧条。苟能称心身心!

  且无操家之劳。论脾乃柔脏。以治脾湿肾燥。夜卧口干。腹中微痛。头巅皆眩痛。少年质朴得此。

  诊脉右空大。遂胀欲呕。洞泄不已。克日便后。脏病腑病。毋欲速也。水谷气壅。一直治腑。粪中见红。食入易滞。木来侮土。人参(二钱半) 干姜(二钱半煨) 附子(三钱) 茅术(五钱) 升麻(三钱) 白术(二钱半)浓朴(二钱半) 茯神(二钱半) 广皮(二钱半) 炙草(二钱半) 归身(一钱半) 白芍(一钱半)葛根(二钱半) 益智(一钱半) 地榆(三钱半) 神曲(一钱半)程(十七) 脉浸粪后下血。肺病致燥涩。若脏连之类。(中虚湿下陷)某沫血鲜红凝块紫黑。先腹满。

  主脑清窍。去人参。相似不禁。况少腹疝瘕。色彩光鲜。营卫不主循序时兴。归脾之守补心脾。薄味经月。八脉全亏。乃泄肺导湿之药。非刚不行苏阳。(心脾营损) 归脾饴糖丸。(劳伤营卫) 归 筑中汤。暮服归脾膏。汪嗽血已止。当知填窍之法。右脉已幼。

  而为偏寒偏热。此老与此症竟茫然蒙昧。乃食品不和。以收散越阳气。而神色爪甲不荣。及甘酸缓和之剂是也。家数失藏。应寒应热。痔疮则滋燥兼投。(阳虚寒湿)理中换生茅术生浓朴附子炭炮姜。程(四六) 少阳络病。刘(六一) 郁怒。便后有血。宜补宜和。仲景之先便后血。入于至阴之界耳。再延腹胀。参 术桂辛甘帮上。大便不爽?

  乃血脱泄气。络反肠胃尔后乃下。用五仁汤复往时之肠液养营法善病后之元虚。所谓静则阴充。是操劳损营。佐以辛温。重用茯苓淡渗。阳不幽静。上蒙清空。便实下血。久郁化热。东垣益气之属升阳。肛热若火烙。肠红复来。形色苍黑。

  及结阴之旨为精切。而肠血未止。庶不致气失统摄。某凡有痔疾。营卫失度。然气攻则动如梭。津液不升之象。泄木佐之。某肠红粘滞。思春夏阳升!

  以脾为摄血之司。而骨髓热灼。药难骤功。每多苦寒。复受长夏湿热内蒸。温燥难投。

  议从奇经升固一法。运动失职。四年不痊。重加炒地榆以收下湿。唐(四七) 内经以阴络伤。乃营损寒乘。结阴是阴不随阳之征。盖另有治法。及东垣益气汤之类是也。此必定之理。归脾汤嫌其守。多气多血之乡。若发愤毁伤者。盖阳微健运失职。与治脏补法迥异。

  即此意也。能引诸药。但开无合矣。柏子凉心以益肾。(肾阴虚)陈(三十) 肾阴虚络中热。阳明脉乏。

  骨脂独入命门。案中不只痔血一症。寒暄饥饱致伤。朱入暮腹痛鸣响。饮邪由湿而成。鹿茸壮督脉之阳。是脾胃病。(邵新甫)徐评以上诸案。以酸能柔阴。治不才焦。计(五三) 瘀血必结正在络。而痔血之方又不中病。即知其为痔血矣。加桂附干姜归芍。如辛凉苦燥之治。复有筋骨痿 寒热。便血。肠红三载不已。风动内烁。

  人参(一钱) 焦术(三钱) 茯苓(三钱) 炙草(五分) 木瓜(一钱) 炮姜(五分)人参 当归 枳实汁 炒半夏 桑叶 丹皮参归。便后红色红紫。议劫胃水。以甘泄木。俱不行阔别。议用东垣升阳法。乃太阴脾药。气滞为膨。宜润宜降。否则年余再瘀。仍是阴精失涵。瘀不复聚。

  且不行入脉耳。不若内经谓阴络受伤。疏腑养脏适宜。筑中之复生阳。议与和阴。混入肠红。大便时结时溏。血从便下。守之经年。

  峻补玉堂闭元。是益其疾矣。人参姜桂一概乱投。致里急便血。而于脱血之后。左幼促。推该当如是观。但腰酸脘中痹。可受刚药。中毒须知寒热。心肝为刚脏。一直粪前?

  难以拘执而言。尤简括也。酒食气蒸。盖阳微健运失职。枳术之疏补中土。苟非纯虚。

  谦甫治此症。已见阳气乘络。焦术(一钱半) 炒白芍(一钱半) 炮姜(一钱) 炙草(五分) 木瓜(一钱)炒荷叶边(二钱)叶嗔怒动肝。肾主摄纳之柄故也。阅频年服药。而肠血未已。(郁怒木火犯土)杨(四八) 中年形劳泄气。肠红痔血。平素劳形奔弛。以辛温通阳劫饮而愈。木火乘腑络。程(三一) 食入不化。节口戒欲。但体质仍属阳虚。而阳明胃脉。下愈虚则上愈实。论理是少阴肾脏失司固摄。

  至胆经为枢机。胃纳颇安。跗膝常冷。血无所归。有形痛呕。粪前后有血。最多下血。脾阳清阳日陷矣。

  辛甘温存。如漏卮不已耳。血必自下。必犯胃口。而经水仍至。今因嗔怒。血统于脾。更劫其阴。

  致十四载之缱绻。立法以平胃散作主。盖烧酒气雄。遗患中厥。平胃地榆之起落脾胃。大肠为燥腑。生动丸主之。

  将错就错。本草以阳明本药。自肝而出。大便溏滑。宜清宜化。鹿茸 鹿角霜 枸杞子 归身 紫石英 沙苑 生杜仲 炒大茴 补骨脂 禹余粮石 蒸饼浆丸。详于金匮谷疸篇中。鹿胶补肾脉之血?

  然郁勃致病。可受柔药。(阴虚血涩)又益阴泄阳。陈(三七) 脉左虚涩。春正下血经月。无不兼之。心病则火燃血沸。阴难充复。就遐迩可决其脏腑之本性。程年前痰饮哮喘!

  络为气乘。与胎动迥异。又下血阴伤走泄。古有肠风脏毒脉痔之分。胃为水谷之海。(湿遏脾阳)蔡(三八) 脉濡幼。便弗成为。与起落法。治正在脾肾。不必萸味之酸。用之神效。湿热伤脾二义。清疏为宜。知脾阳内弱。食入不化。下先虚也。极难调理。

  清阳下陷。色痿如瘁。以温养固下。(肾阳虚)又细推病情。阴中之阳亏欠。如桑麻丸。而辛润宜减。阴络伤。养脾之营。以通为补。

  肌肉痿黄。食少气衰。肝风动。宜柔宜泄。夫肝木上升。故未见奏功。犹是血脱之色。倘加劳怒。如竹叶地黄汤及补心丹之类是也。驻车丸二钱。脾病必湿滑。必有混浊暴下?

  经云。昧于相火寄藏肝胆。非真冷也。议理中阳。焉能和及肝胃。

  扰动脏络聚血之所。甘温宜加。丹溪云。睾丸久已偏坠。随泻血。为后学之津梁也。阴伤阳浮冒。散郁宜辛。其见不过乎风淫肠胃。形体自固。湿聚阳郁。喝酒浓味即泻。致鼻塞耳聋。便血肠中必有受之处。阴络即脏腑隶下之络。必犯太阴。(脾肾虚)张二年前冲气入脘。

  帮其肠中之火。阴弱少摄。议补土泄木方式。络伤下血。花甲以表年岁。某阳虚体质。乃湿去气泄。此属厥阳扰络。以先后阔别其血之遐迩。酒食气蒸湿聚。问脊椎腰尻辛酸。当以润剂通腑。鹿霜通督脉之气。(奇脉伤)凡脾肾为柔脏。此皆先生祖古方而运以匠心。

  不主用事。喝酒浓味即泻。通补阳明。每多湿热风淫。不治。腑阳有热。止血亦属易事。误人不少。弗成不知。咽燥喜凉饮。使开合有序。今惟知用人参姜附及五味等燥热收敛之药。从桂枝加桂汤立法。尾闾痛连脊骨。逆则木火煽营。不得安卧。姚劳伤下血。气走为泻。

  如虎潜丸及理阴煎之类是也。上升之气。宜燥宜升。炒黑樗根皮(一两) 炒黑地榆(三钱) 炒黑丹皮(一钱) 五加皮(三钱) 炒焦银花(一钱半)苍术(一钱) 茯苓(二钱) 炒泽泻(一钱)李(三十) 上年夏令。且便血已多。法以苦寒。又脉缓濡弱。亦令阴伤于下。

  教养营阴。凡肠红成方。有桑叶山栀柏子丹皮之清养。自发冷者。通补为主。不得与肠红方等也。枳半通阳明之滞。络血乃下。归 杂入凉肝。水谷气蒸。虚阳上升。(血去阴伤虚阳上冒)生于术 茯苓 泽泻 地榆炭 桑叶 丹皮俞阳虚。少阳亦逆。阳气亏欠。(脾胃气滞)鹿茸(生切薄另研) 鹿角霜(另研) 鹿角胶(盐汤化) 柏子仁(去油烘干) 熟地(九蒸) 韭子(盐水浸炒) 菟丝子(另磨) 赤白茯苓(蒸) 补骨脂(胡桃肉捣烂蒸一日揩净炒香)汪肾虚。肝病有风阳痛迫。

  中焦之热下移。斑龙以温煦奇督。为益脏通腑。宜补宜填。脉右数。炒黑樗根皮(一两) 炒生地(三钱) 炒银花(一钱半) 炒黑地榆(二钱) 归身(一钱半)生白芍(一钱半) 炒丹皮(一钱) 茯苓(一钱半)宋(氏) 当年肠红。四剂血止!

  不愿上承。按之痛减为虚。夫下虚则上实。而清阳亦伤。多以补中调摄。左胁及腹不爽。以大补真气真精。早进青囊斑龙丸。春季便血。可冀康复。自发惶惑欲晕。阴气致伤。脾健自能统摄。禹粮赤脂以切断阳明。络脉空匮为痛。当春阳升动咳嗽。须眉有年。吴(二八) 中满过于消克。肝肾见症。

  由阴液毁伤。姑用疏补。脾伤清阳日陷矣。当从谦甫先生法。桑丹泄少阳之郁。参术炮姜。熟地味浓以填肾。是风木郁于土中。虽得幼愈。焉是遵古治病。湿属阴。便后有血。热移入下。(木郁土中)方脉幼左数。医投参 归桂甘辛温存。渐加喘促浮肿。不只营气不振。用清上五六日。